2月27日,全国电影工作座谈会在京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的电影管理部门负责人、主要电影企业代表、行业协会代表和专家学者参加了本次会议。在会上,中宣部常务副部长、国家电影局局长王晓晖对2018年以来中国电影取得的成绩进行了介绍,指出了当前电影产业的问题和不足,并对未来电影工作进行了部署。据了解,这是电影工作归宣传系统后的第一次全国性电影工作者的座谈会。

电影地位提升为精神文化“主食”

电影的发展水平能够直观地反应出一个国家的综合国力,2017年各国的电影市场规模几乎与其GDP世界排名一致,因此电影实力、票房排名与综合国力几乎是正相关的关系。随着社会的进步、科技的发展,中国已经走进世界舞台的中央,然而电影业的发展与目前我国的发展速度还未达成匹配。

(会议现场图)

电影是一个国家文化输出的重要载体,想要实现“中华强国梦”电影绝不能缺席。王晓晖在会上说:“电影是人民群众精神文化的主食,而不是副食”点明了电影在精神文明建设中的重要地位,将电影所占比重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上。

2018年对于中国电影人而言是痛并快乐的一年。票房突破600亿,爆款佳片不断涌现,题材丰富多样,作品质量不断精进,中国电影取得了巨大的进步;与此同时,在幕后的资本运作方面,电影工作收归中宣部后,管理层也做了一系列改革和整顿,天价片酬、阴阳合同等问题得到有效遏制。虽然短时间内,影视业经历了“寒冬”,但是长远来看,对中国电影业百利而无一害,2018年的寒冬更像是一场转型阵痛。

中国是世界范围内电影产业发展最快的国家之一,去年我国电影银幕数量已经超过6万块,反超北美成为电影银幕保有量最多的国家;全国电影总票房已达610亿,城市院线观影人次为17.16亿。不仅如此,去年年底电影局印发的《关于加快电影院建设促进电影市场繁荣发展的意见》提到:到2020年,全国加入城市电影院线的电影院银幕总数达到8万块以上,电影院和银幕分布更加合理,与城镇化水平和人口分布更加匹配。从政府层面上来看,有意进一步挖掘电影市场的更大潜力,开拓潜在市场。未来,将中国打造成世界上最大的电影市场并非一句空话,拥有世界第一大电影市场,与之相匹配的电影综合实力必须跟上。

然而,王晓晖局长在会议中犀利地指出了中国电影目前存在的问题。我们的市场庞大、增速快,但是在世界范围内,中国电影在国外的主流院线,几乎没有放映空间。即便能够争取到少量排片,主要受众依然是海外华人。《流浪地球》虽然已经在国外创下了国产片海外放映的记录,但是海外票房也仅仅一亿美元,北美票房不到400万美元,而2018年美国电影在中国市场上的票房大约为28亿美元,中国电影的国际影响力亟待提升。

现实主义加码,还需开发更大商业效益

在会上,王晓晖局长对未来电影业提出了明确要求,他强调:中国电影要努力争取每年票房过亿的影片超过100部,这100部应该都是好片子,应该都是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相统一的作品,其中大多数应该是现实题材作品。这番话既对未来破亿的电影数量提出了要求,又强调了电影整体的质量和题材方向。

笔者梳理2018年48部破亿的国产电影发现,现实题材仍为少数,曾经霸占年度票房榜单的喜剧片出现颓势,不仅数量有所减少,排名也有所靠后。在2018年破亿的48部影片中,《红海行动》《我不是药神》《无名之辈》《无问西东》《反贪风暴 3》《找到你》《芳华》等属于现实主义影片,其他作品或者是现实感弱化的喜剧、或者是聚焦于个体的爱情片、又或是历史和玄幻内容,离现实生活距离较远。

(会议现场图)

现实主义电影出现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意大利,取材于现实生活,批判现实社会、揭露问题、展现人性等内容是现实主义的主题,我国电影人一直是现实主义题材的忠实拥趸,左翼电影运动让现实主义佳片在我国电影事业中不断涌现。《大路》《小玩意》《渔光曲》《一江春水向东流》《马路天使》《十字街头》《新女性》《神女》等经典电影不胜枚举。

随着2003年电影产业改革,商业片占领了院线高地,现实主义电影失去大量市场,逐渐暗淡。直到2018年出现的《我不是药神》《无名之辈》等作品,将现实主义商业类型化完美地结合在一起,重新点燃了现实主义电影的曙光。

《我不是药神》《红海行动》从结构上来看,是标准的商业片,但是却嵌入了充满正能量的核心价值观,充满了好莱坞的气质;《无名之辈》聚焦于小人物的生活现实,通过影像展现真实的社会生态;《找到你》关注于女性群体的身份认知等社会热点话题;《无问西东》《芳华》等作品则将镜头锁定在历史事件或历史人物,他们都是近些年来国产现实主义影片的佼佼者。现实主义题材其实并不想大家所想那么复杂,核心价值观、热点话题、重大历史事件、社会群体等内容均可成为现实主义影片的创作素材。

电影是打造文化强国的重要载体,电影中的意识形态问题尤为重要,现实主义电影更能承载国家精神,讲好中国故事,打造中国品牌。电影工作归为宣传系统后,意识形态的考察更为严格,加上2019年是祖国70周年华诞,对于现实主义作品的需求量将大幅上升。有了政策加持、上层意识倾向、以及《我不是药神》《无名之辈》等作品的开荒,现实主义势必在2019年迎来爆发,未来我们的现实主义作品是否依然能够兼顾社会价值和商业效益,才是问题的关键。

四大名著的电视人人都看过,但是能读完这四部小说的人,是少之又少。

 

其实四大名著真正的思想精华,都在书里,电视里展现的只是情节和场景。

 

如果没时间去读这四部小说,那今天就一起来读一下这四部小说的开篇和结尾。你会发现其实——

 

人生最深的滋味,在四大名著的开始和结束处,展现的淋漓尽致。

 

读完定会让你豁然开朗!

 

 

红楼梦

风月情长,终究梦一场

 

红楼梦一场,又如人生一出戏。

 

梦迷梦醒,戏里戏外,梦里是荒唐,戏外是荒凉。

 

梦里是荒唐

 

从小说本身,红楼的开篇词就是那首《引子》。

开辟鸿蒙,谁为情种?

都只为风月情浓。

趁着这奈何天、伤怀日、寂寥时,

试遣愚衷。

因此上,演出这怀金悼玉的红楼梦。

 

曹公说,红楼“大旨谈情”,红楼的梦里是一场情天恨海。世间之人,一个个都是情种,流落在人间风月场上,有真情和妄情,人情和欲情。

然而结果又能如何?还不是只剩无可奈何,伤怀和寂寥。纵使曾经金玉满堂,也终归是一场追怀和悲悼。人间的风月,不过是一场虚妄。

这就是人生的滋味。 

想想你的人生,已经有了多少了结和落幕?

 

红楼的结尾,是散场

 

曲终人散让人伤感,繁华落尽、生死两茫茫更是有着无尽的凄凉。正如小说本身的收尾诗词,那首《飞鸟各投林》所道:

 

为官的,家业凋零。

富贵的,金银散尽。

有恩的,死里逃生。

无情的,分明报应。

 

欠命的,命已还。

欠泪的,泪已尽。

冤冤相报实非轻,分离聚合皆前定。

欲知命短问前生,老来富贵也真侥幸。

 

看破的,遁入空门。

痴迷的,枉送了性命。

好一似食尽鸟投林,

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人生百态都在诗里,结果也让人唏嘘。便如人的欲望和路途也有千万种,可是结局却是同一个宿命——终是镜花水月一场空,梦幻泡影真如梦,最后落下一片白茫茫大地,干干净净。

 

那我们曾经又争什么、乐什么、哭什么、痛什么、挣扎什么,放不下什么?

也许,眼终究要看尽沧桑,心终究要味尽凄凉,有些事才能不再挂心上。

 

这或许就是所谓人生的道行。

在此之前,也许就只能该怎样还怎样。但至少,心中明了,总是好的。

戏外是荒凉

 

红楼,还有另一种开篇和结尾,那是作者的自况。表现的更真实,也更残忍。

 

甲戌本第一回的回前诗说:

 

浮生着甚苦奔忙,盛席华筵终散场。

悲喜千般同幻渺,古今一梦尽荒唐。

漫言红袖啼痕重,更有情痴抱恨长。

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

 

开篇诗又说: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结尾诗再说:

 

说到辛酸处,荒唐愈可悲。

由来同一梦,休笑世人痴!

可以看出,对于这情天恨海,写故事的人依旧是放不下。

 

唉,人生难免会有耿耿于怀。

 

尽管故事的开始,就告诉我们这是一场梦;故事的结束,也告诉我们终究是一场空。但那更多的,是作者的痴想,和向往。

就如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桃花源。

 

张爱玲说:时代是这么的沉重,不容我们那么容易就大彻大悟。即便懂得了太多的道理,却依旧过不好这一生。这是人生最无可奈何的真相。

 

红楼的故事依旧是缥缈的,那是一种梦后醒来,痛彻心扉的悟。

 

于是我们就还可以抱着一份希望:

 

认为所有的苦都不会白受,所有的泪都不会白流,所有的不堪都自有落场,一切自会水到渠成。

三国演义 

 

心机,天机,契机

 

三国的故事,从开始到结束,其实是一场后果前因。

 

只有懂得了过程,看到了结局,才能感悟得到最初,或许这就是所谓的返璞归真吧。

 

开始也是结束

 

三国的开篇,借用了明代大学问家杨慎的一首词:

《临江仙》

 

滚滚长江东逝水,

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

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这首词用在三国,最合适不过。

 

我们仿佛看到一位曾经叱咤风云、阅尽世间成败的白发老者,站在远去的小船船头,端着杯中酒,唱着这首歌,歌声荡气回肠。

这种境界太高。功名争斗,哪怕是三国中搅动风云的英雄们,也始终沦陷在这个角斗场,脱不开,逃不掉。

 

我们每个人,在现实的漩涡里,也何尝不是如此。

但起码我们能知道:顿悟,是需要跳出来的,跳出人间种种利欲纠葛;就像我们作为局外人,看着三国中的是非成败转头空,历史中的浪花淘尽英雄,才能秋月春风笑谈中。

 

可惜,大多世人争做的却是当局人。

结束也是开始

三国的结尾,有一首长诗,尽说那个金戈铁马的英雄时代。最深彻的是最后一句:

纷纷世事无穷尽,天数茫茫不可逃。

鼎足三分已成梦,后人凭吊空牢骚。

这让我想到《三国志·诸葛亮传》里最后那句话:盖天命有归,不可以智力争也。

这就是天数。

 

于是我们就更能理解开篇那首词的意味——那样的旷达之人,不只是经历过、跳出看,就可以的;他还需要看到和明白“天数”这个东西。

古人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天命不可违”,又告诉我们“尽人事,安天命”。其实人能做的,只是尽力而为,不能也不该对结果太过执着,太挂心上。

有时候,往往是这句话最管用:这就是命。

 

由此,生命开始有所悟。

开始也是结束,结束也是开始,三国的故事如一个闭合的圆。

 

人间争夺,本是这样循环不尽。

故事之中,是心机;故事之外,是天机。对于顿悟,是契机。

 

水浒传 

 

尘归尘,土归土

 

水浒,大体说来就是一个义字当先、替天行道却毁于一旦的故事,扑面草莽英雄气,一场江湖侠义志,万千无语悲凉意。

所以开卷词才流露这样的气质:

 

试看书林隐处,几多俊逸儒流。

虚名薄利不关愁,裁冰及剪雪,

谈笑看吴钩。

评议前王并后帝,分真伪占据中州,

七雄扰扰乱春秋。

兴亡如脆柳,身世类虚舟。

 

见成名无数,图名无数,

更有那逃名无数。

霎时新月下长川,江湖变桑田古路。

讶求鱼缘木,拟穷猿择木,

恐伤弓远之曲木。

不如且覆掌中杯,再听取新声曲度。

 

仿佛笑傲江湖,又如遗世独立。

 

对于水浒故事,这真是完全看客的心思,像饮酒品茶听着评书唱曲。

 

而水泊梁山却是一个悲剧,比起红楼的悲剧,其中的现实更沉重,更真实。

 

所以这开卷词中的潇洒与冷眼或许都是装出来的——什么看淡名利、隐迹书林、儒流俊逸,都分明是一种在现实面前的无奈和不得已。

 

这种情绪,在结尾处的几首诗中,终于明白流露出来。

先是说梁山108好汉:

 

天罡尽已归天界,地煞还应入地中。

千古为神皆庙食,万年青史播英雄。

 

看上去是众神归位,永受香火供奉,青史留名。

 

可想起梁山英雄们的故事和结局,却多少带着些“尘归尘,土归土”的悲凉感。这是一种通透,也是一种奈何。

 

然后诗中说:

 

莫把行藏怨老天,韩彭当日亦堪怜。

一心征腊摧锋日,百战擒辽破敌年。

煞曜罡星今已矣,谗臣贼相尚依然。

早知鸩毒埋黄垠,学取鸱夷泛钓船。

 

替天行道,建功立业,为国尽忠,可是“谗臣贼相尚依然”,有什么用呢?早知如此,不如学范蠡归隐江湖泛舟而去。这种无可奈何和心底的悲愤,更加重了。

最后诗说:

生当鼎食死封侯,男子平生志已酬。

铁马夜嘶山月暗,玄猿秋啸暮云稠。

不须出处求真迹,却喜忠良作话头。

千古蓼洼埋玉地,落花啼鸟总关愁。

这或许就是“尽人事,听天命”了,即使无用,也无愧于心。即使心中再多不甘,心上是萦绕不去的遗憾和悲哀,却已经无憾了。

人生的滋味,本是如此。人生的玄机,本是难以捉摸。只好但求尽力而为,问心无愧。

西游记 

 

始于慈悲,终于觉悟

 

《幽梦影》里说,西游是一部“悟书”。比起上面三部,它的主题更直接,调子也更温情——四大名著里,只有西游是“喜剧”,虽然同样历经坎坷,却有着皆大欢喜、不复更求的结局。

这是一个关于佛家的故事。而佛家的主题只有两个:慈悲和觉悟。西游记也同样如此。

开篇诗中说:

混沌未分天地乱,茫茫渺渺无人见。

自从盘古破鸿蒙,开辟从兹清浊辨。

覆载群生仰至仁,发明万物皆成善。

欲知造化会元功,须看西游释厄传。

从开天辟地开始,便以“仁善”二字当头,这就是西游的慈悲精神。

西游结尾时,有两首诗:

 

圣僧努力取经编,西宇周流十四年。

苦历程途遭患难,多经山水受迍邅。

功完八九还加九,行满三千及大千。

大觉妙文回上国,至今东土永留传。

一体真如转落尘,合和四相复修身。

五行论色空还寂,百怪虚名总莫论。

正果旃檀皈大觉,完成品职脱沉沦。

经传天下恩光阔,五圣高居不二门。

 

最后引用,是佛家回向偈:

 

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

若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

 

在结束处,慈悲与觉悟的主题依旧在,而且道出有慈悲人生才能有所觉悟。

说起来,西游的主题似乎简单多了。可是别忘了,在开始和结束中间的九九八十一难,那无数的误会和委屈、挫折和历练。觉悟,从来不是容易的事。

比起其他三部名著,西游的珍贵更在于:承受磨难的意志、战胜挫折的勇气、矢志不渝的坚韧,都来自慈悲之心、觉悟之求,而不是因了欲望和执念。

这就是不忘初心。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四大名著的故事和主题各有不同,但结局却不约而同地走向了空悟之境。

 

这也是一种宿命。

 

人生始终是要觉悟的,梦再美也终究是梦,终究要醒。

 

这是最后的选择与唯一的路途,人与人的差别,只在迷执的深和浅。

 

1、剧本策划会

由投资人、导演或资深编剧组织,参与者是没有太多经验但有文字功底或做过相关行业的人,组织会议的人强调一定要多看片,看好莱坞大片,只有看片量上去了,才能掌握技巧。他们让每个新人讲段子,最好这个段子来源于某部大片,从中抽取可以用的结构和情节,再填上中国式血肉,混搭着网络笑料,就成了一部商业拼盘的雏形,各种无视知识产权的模仿和抄袭。确定了架构之后,每人分一个段落去写,弊端是讨论得热闹,拿出来的东西水平参差不齐,前后也不连贯。正如《黎明之前》的编剧黄珂所说,剧本和小说创作不一样,编剧更像是技术工种。

因此,编剧不用担心像作家一样,写得太多会创意枯竭,市场上做得最风生水起的某些编剧,从TVB抄到美剧,移植在中国古代宫廷剧中,而且抄得很聪明,不是逮着一部戏猛抄,创意是TVB的,骨架是泰剧的,细节是美剧的,让失主都无从起诉。

2、薪酬比例

前期的点子会是没有薪酬的,如果是投资方组织,开一次几小时的创意会有100元报酬;如果导演组织还属于拿着创意找投资阶段,可能写了几万字还不见一分钱;最明码标价的是一位编剧找情景喜剧“枪手”,一集30分钟的戏,大概七八千字才1000元,领头的编剧抽走了4/5甚至9/10。对戏剧有兴趣,抱着学习心态的新人不会介意,只是以此为职业,很难做到释怀。

3、名编与新人

入行十余年的黄珂就遗憾自己没有师傅领进门,但他也承认这么说一定会招致新人的怨怼,师傅和门徒之间就是老板和廉价劳动力的关系。他多次听到过他们的抱怨:“有些大师开血汗工厂,我不敢和别人建立这种关系。曾经听过新人自豪地说曾是谁谁的‘枪手’,写作人要有起码尊严,血汗工厂是毒瘤。”可对于没门路没关系的新人来说,做“枪手”是唯一的投名状,这个阶段也许会很长。少数幸运的第一部就可以与名编剧联合署名的戏,往往是他已经在相关领域有一定知名度,或者成名编剧慷慨讲义气。

举个例子,《爱你没商量》的片方找的是当时价钱最高的王朔,在部队里任专职编剧的王海鸰恰巧离婚了,带着孩子艰难度日,她的前夫和王朔是朋友,王朔接到这个活儿后与她联合完成了作品,也接济了她的生活。王海鸰懂得感恩,多年后她寻找的合作者是情感专栏作家陈彤,她们的合作沿袭了王海鸰的入行道路,陈彤没有像别的编剧那样经历“枪手”过程。另一种是像编剧秦晔这样的机缘巧合,他在做电影记者期间认识了某投资方,对方欣赏他的文笔,一上来就做了独立编剧,这样的幸运相当罕见,很少人会敢于把赌注压在没经验的编剧身上。

《东京审判》的编剧胡坤说:从来没做过“枪手”的编剧很少,同样的,没有几个成名编剧愿意承认自己曾做过“枪手”,“枪手”是大家默认的行业规则。但“枪手”这个界定是相当模糊的,情况大概分为以下三种:第一种是代笔,只收稿酬,这是真正意义上的“枪手”;第二种参与讨论和执笔,由成熟编剧定二稿;第三种人有一些文字功底,能贡献一些闪光点。但真相永远是罗生门,只有当事人心里才清楚。这个当事人不仅包括编剧和“枪手”,也有投资方,因为策划会投资方经常在场,编剧很难捂住年轻人的才华,所以如果“枪手”价钱公道并且能独立完成作品,投资方下部戏就会找他,是锥子必然会戳破麻袋。

4、核心编剧

在编剧行业里,默认作品的骨架和灵魂由谁提供,这个人就是真正的编剧,台词、文字和情节不是最重要的。一部没有灵魂的“行活”,就要看和哪个人签合同,他就是核心编剧。编剧雷婷说:“做文字工作,拼到最后是拼认识,对生命的认识,比如《士兵突击》赢在兰晓龙对战士的认识,大部分烂戏是没有认识的。年轻编剧们往往对此不服气,但在做独立编剧前你要知道,认识才是一部戏的灵魂。”这个灵魂除了编剧,有时热爱表达的制片人带着命题而来,编剧只是奉命行事,制片人也可以通过剪戏来捍动主线,因为在审查阶段不会有编剧去较劲。

5、模版定制

《落地请开手机》就是一篇命题作文,之前有编剧已经抻了投资方很长时间,在这段时间里,制片人找到了航空公司和手机厂商的赞助,所以一上来就要求必须有空姐、手机这套商业模板,在这个模板下再考虑英雄救美还是野兽救美。“投资方怎么会用他找的钱去表达编剧想表达的内容呢?他主要考虑的是有哪些部分可以卖钱。电视剧是工艺品,首先是销售,其次是审美。”后来担任《落地请开手机》编剧的雷婷说。

《黎明之前》就是2002年黄珂看到“央视”播的反特剧《誓言无声》,对市场很无知的他才知道可以用反特的皮包裹侦破的核。他和表哥黄磊提及此事,黄磊说有个点子:男主角是地下党,好朋友是国民党。黄珂早期帮黄磊打工,写过《似水年华》,黄珂开玩笑说这是个“黄磊对他虐杀的过程”,后来自己组了帮小兄弟出来单干,经常向黄磊进一些逆耳忠言。当时他认为黄磊的故事是在影射他俩的关系。但这个故事他只写了梗概就放下了,直到整理磁盘时重新发现。

6、团队干活

编剧的工作室就属于团队,电视台不在乎署多少人的名,只会在乎牵头的那个人是谁,但他们更希望不要署太多的人,这时就要看成熟编剧是否善良。大部分情况是新人的第一部正式播出的戏没有署名,之后再合作就会联合署名。

美剧已经形成了剧本生产流水线,领头的编剧被称作“制作人”,他定下风格、大纲、人物小传和前几集,其他人进行科学分解,有专门负责搭建骨架、调整情绪亮点和节奏、扩充台词的,也有一种工作方式是分人物写。但中国很难复制这种模式,因为美剧是周播,单元性强,每集一个故事,中国的电视剧日播三集,整部戏讲一个故事。美剧的工作方式是把编剧变成环节工人,离文学更远一些。这些工人可能在本专业内非常牛,但不能做一名全能编剧。

同时我们的电视剧在剧本上的投入也没那么大,有个编剧曾幻想:如果在美国,像她这样写过两部收视冠军剧集,可以在太平洋买座小岛颐养天年了,但在中国,编剧是个没有安全感的职业。

1993年雷婷从中戏戏文系毕业,那时影视公司极少,电视剧生产量也屈指可数,编剧都由名作家如王朔才有资格担任,就连她的老师们也没有活儿干,不得已雷婷去了“央视”工作。

7、薪酬博弈

1995年之后有了民营影视公司,2000年影视业大发展,取消许可证制度,编剧的门槛开始降低,只要有人引你入门。这时的投资方意识到90%的失败在于剧本烂,最傻的导演也会懂得拍中景、近景和全景,本子烂就无可救药了。彼时对剧本的需求量突然增大。

1992年新人每集不到1000元,2000年之后可以拿到每集1万元,“枪手”是3000~5000元。市场的繁荣也混杂着乱象,就有了前文所说的赖账故事。

编剧也不绝对是弱势的,一切要取决于双方在市场上的分量,名编剧如彭三源就很有谈判艺术,这个艺术不只是能谈来高价钱,同时列明出现分歧时怎么处理。投资方出具的合同中有一个陷阱是“达到甲方满意为止”,这一条就可以有任何解释。成名编剧还可以通过拖稿来拖垮影视公司,拖得项目开不了机,不过这种两败俱伤并不是双方乐见的成果,就像影视公司赖账的大多数原因是因为投资不到位项目黄了,或者投资方认为题材有风险,其次才是拖欠尾款。

还有一种情况是欺骗,每位资深编剧都懂得不和别人轻易谈自己的梗概和大纲,因为每一位都遇到过被骗取剧本的情况。黄珂的一部电视电影本子没有投拍,过几年看到了和他剧本很接近的东西,唯有抽自己嘴巴。雷婷收到过退稿费,而且被退掉的稿子被别人拍了。制片人在初期是伪装着和编剧交朋友的态度而来,这让某些性情的编剧忘记他们其实是雇佣关系。雷婷曾经和投资方打过官司,制片方会有两个公司,A公司负责初期谈生意,签合同时是B公司,而B公司很可能是个空壳,打官司时一宣布倒闭,即使官司赢了编剧都不知找谁要钱。哪怕是合作好几部戏过后,编剧也会发现那么熟悉的制片人依然在合同里打着埋伏。不过雷婷也说,这多是在投资方原始积累时期的做法,他们并不是故意伤害编剧,对那些认真、有能力的编剧,投资方会尽力维持良好关系。

8、收款方式

在不断的斗争中,编剧有了一套自己的收款方式,就像汽车一样,他们要求先加油后启动。第一步谈题材谈价钱,拿到10%订金,交出梗概再拿20%~30%,每5集或每10集结一次款,尾款在终稿认可时收取,少者10%,多则40%,尾款要尽量地少,因为有六七成的编剧都经历过尾款拖欠或收不到的情况。这是一个有经验的编剧的要求,如果是新人,有可能只拿到了订金;如果是红编剧,也可能投资方抱着全款求他挂个名,恨不得把“枪手”都替他找好。黄珂在《黎明之前》走红之后,去年就推掉了上千集的邀约。

胡坤应对陷阱的办法是靠社会经验判断,如果出现分歧协商不成,可以找业内3或5个(单数)双方都不认识的编剧仲裁,但实际上他也没使用过这种办法,在洽谈前期就可以大概估量出合作的可能性,用黄珂的话说,“总可以先百度一下这公司有没有劣迹吧”。

9、权益维护

过去用笔写的时代没有时间记录,现在的编剧们懂得用邮件保护权益,因为邮件时间可以显示出谁是先提出创意的人。在有了创意之后,可以到版权保护中心花上两三千元做个版权保护,但这办法对于历史题材的撞车就毫无用处了。

事实上,所有的合同都是“防君子不防小人”,因为这个行业有很多法律漏洞。以前香港地区的投资商为防止拖稿会绑架编剧,关在一间房里不给饭吃,写完后稿酬如数奉上。

一些编剧也组织过维权大会,会上号召封杀某些导演和制片人,这声音在人数庞杂的圈内是很微弱且起不到实质作用的。

10、滞后与超前

雷婷说,所谓编剧业的混乱也是文明和市场竞争状况下的混乱,也许某些编剧的价格和价值并不匹配,但他在行业内的口碑一定是匹配的。在影视大发展之前,投资方会根据编剧职称付钱,某些观念落后、能力欠缺的一级编剧会拿到高价;当市场进入自由竞争阶段,这种状况将不复存在。

《关于加强中小学影视教育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工作目标:力争用3-5年时间,全国中小学影视教育基本普及;中小学生影视教育活动时间得到切实落实,适合中小学生观看的优秀影片得到充分保障,学校、青少年校外活动场所和社会观影资源得到有效利用。

日前,教育部和中共中央宣传部共同发布了《关于加强中小学影视教育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

《意见》指出:为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落实全国教育大会精神,要充分发挥优秀影片在促进中小学生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中的重要作用。

附:《关于加强中小学影视教育的指导意见》全文

简单的说,影视制作宣传片可以分为三个大步骤:前期准备、现场拍摄、后期制作。
1前期准备
2现场拍摄
3后期制作
下面给各位大概的介绍一下各个步骤:
一 前期准备
1、与客户沟通,深入了解客户对影视片的需要和广告目的
2、根据客户的需要,撰写影片创意脚本
3、客户确认创意脚本和制作费用后,双方签署委托制作合约
二 现场拍摄
1、导演负责影片的整体创作以及摄影制作组织人员的分配等各项工作
2、客户现场监制并协调摄制组工作,如不发现问题应该及时与导演沟通,利于双方妥善处理
3、摄制组演职人员准备、彩排、拍摄
三 后期制作
1、剪辑师将拍摄素材采集到影视非线性编辑系统,整理素材
2、导演和剪辑师根据影片创意脚初剪、精剪画面
3、动画师根据影片创意脚本中规定的特效画面,进行动画制作,视频特效制作,视觉艺术包装
4、客户试听录音小样选择合适的配音员,剪辑师完成配音配乐、音效合成
5、剪辑师和动画师完成影片整体形象包装合成、输出送审片
6、客户根据影片创意脚本审片,并提出具体的修改意见
7、根据客户提出的具体审片意见,修改完善经客户同意输出成品宣传片,客户签收

市场机制不断完善,国内大小公司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如何做好营销就成为了公司生存发展的要解决的首要问题。在这个信息量巨大的时代,面对众多的营销手段,企业宣传片已经成为了一种趋势,那么制作公司宣传片的好处都有什么呢?

  一、意义
  在于所见即所得,通过企业宣传片,可以真实了解企业的起步、发展和现今的所有情况,可以轻轻松松的将经营理念及新产品展示直观、生动地表现出来,与此同时,企业宣传片展示出的丰富详实的企业形象、产品信息和价值服务等。
  二、提升企业形象
  对于企业来说,在行业领域内参加各种展会,是提升品牌影响力的重要内容。那么在展会上,如何吸引观众的注意力呢?使用广告片制作动画产品,能形象地将企业文化与产品推广出去
  三、开拓市场
  可以简单清明了的阐释清楚,非常适合新产品的宣传。新产品往往会有新功效,尤其一些电子产品和高新技术商品,其复杂的技术指标和全新的功能感受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全部阐释清楚。这是宣传片就可发挥其优势,使产品更直观的介绍清楚,从而提升市场需求。

《小黄山少年梦》常州电影史上的里程碑

日前,《小黄山少年梦》青少年励志电影在中国孟河首映典礼,是常州本土的江苏朱子神话影视传媒有限公司自发筹拍的一部仅有几百万低成本院线电影,联合上影集团钱祖德团队共同制作。

 两年来,在中华孝道园(常州)开机拍摄,江苏省委副书记顾浩给该电影给予厚望,电影《小黄山少年梦》历练多少了,收获更多。在江苏省委、常州市政府及新北区孟河镇各级领导、教育部门、关工委、团中央、中宣部、国家广电总局、央视国人频道、投资商赞助商及爱心人士、各界嘉宾、各媒体的关注下和上影集团主创班子钱祖德团队和国家一级演员惠娟艳等名人明星倾情加盟。

总制片人兼出品人朱仙娥说,常州市政府、孟河镇人民政府、中华孝道园等热爱传统文化的有识之士社会各界对影片支持。由于该部影片的思想内容与党的十八大,十九大青少年树立正确的信仰坐标同步,目前已荣获国家广电总局电影精品奖。

朱仙娥

常州市宣传部门、文明办、未建办、文广新局、原常州市人大副主任赵忠和、教育相关部门、中小学校领导,孟河镇相关领导等观看了首映式,大家一致表示,在国内为数不多的青少年影视题材上继续前行,将正能量进行到底。这种为数不多的良知的作品将给予大力支持,把《小黄山少年梦》续集策划好,在常州电影史上的再创辉煌。。

《江苏电视台》 虞根网

《新华传媒》 曹松岫

《中国法制新闻报》朱庆明

《江苏苏讯》 修铁钢

联合采访报道

2016年,《小黄山少年梦》从全国1000多部影视作品中脱颖而出,荣获国家广电总局“精品电影奖”。近期,该片还将走进全市各中小学巡映。

国家一级演员惠娟艳,曾在《开枪.为他送行》等影片中有出色表现,在本片中扮演一位醉心国学的退休教师。

《小黄山少年梦》 执行制片钱祖德表示:“党的十九大后,党中央一再强调,我们要做文艺的轻骑兵,所以我们很高兴有这么个机会,想在2018年继续打造接地气的、反映劳动人民的、反映老百姓的、反映底层的作品。”

“明白很多道理,比如要孝顺父母亲,和同学们好好相处。”学生对记者说。

《小黄山少年梦》讲述了一群孩子在孟河小黄山一所国学特色夏令营,学习传统文化、感受传统智慧,学会感恩的成长故事。影片中有不少常州元素,包括齐梁大帝、孟河医派、万绥猴灯等等。

《小黄山少年梦》主演、国家一级演员惠娟艳告诉记者:“制片人找到我的时候,他对我说,这个角色非惠老师演不可。所以我就来了,我还带来了钱 带来了企业家的赞助,这些都是无偿的。因为我爱孩子,我觉得孩子强,才是我们这个民族真正强。”

新北区孟河实验小学教师徐黎告诉记者:“孩子们一看就懂,很容易从中获得一些知识、懂得一些道理。”

该片由常州本土企业江苏朱子神话影视有限公司自发筹拍、联合上影集团钱祖德团队共同制作。作为一部仅有几百万投资的低成本院线电影,40多位主创团队都是以最低的片酬参与。